烧书阁 > 科幻小说 >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尔等废物,本宫自己来

第四百八十五章 尔等废物,本宫自己来

    可以说,天下大定,并非就是完全可以高枕无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相反,一些更不容易察觉,更不容易解决的问题,也随之出现。

    夭夭道:“你说,是富僧大贾竟造碾硙,所以,此时应该也还没有多少官员也涉及其中吧?”

    李承乾便道:“这却是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夭夭便道:“所以,我早就跟你说过,和尚都不是什么好人,他们依靠繁荣地区的经济,敛财兼并土地,若是不对此予以打击,国家的安定迟早坏在他们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:“那皇后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夭夭:“你想来正经的,还是不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便道:“何谓正经的,何谓不正经的?”

    夭夭便道:“正经的,就是按罪论处,甚至给他们特意定大一点罪名,说他们与民争利,影响天下农事,但即便如此,若是按照刑法来说,能做到的事情也十分有限。”

    说完,然后接下来夭夭又道:“若是不正经的,那就是把吃猪肉的事情再上演一次,以后,但凡僧人,都不得进入碾硙这一行业,而且,以后他们都只能吃素,还有,还要交税,即便高僧也一样要下地干活,不干活的不给吃饭,另不得买卖土地,不然比我这个当皇后的地还多。反正到时候,臣妾表现得要多刻薄,就有多刻薄,就因为它们的碾硙一不小心砸到了臣妾的脚趾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: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又让她逮着机会了。

    不过你还别说,这栽赃陷害,似乎还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李承乾却也是道:“这砸到脚趾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李承乾对夭夭身上哪怕一点点损伤,那都是不舍得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,夭夭脚趾在他看来也不差。

    与其他地方不同,也是带着别样的美感的。

    夭夭便道:“又不是真的砸到,臣妾说砸到了就砸到了,难道还有人敢让臣妾脱了鞋给他看不成?而且,这一次不伤得重一点,也难以服众,准备好一些道具血包,让鲜血从鞋子里渗出来,便足够唬住很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跃跃欲试的样子,李承乾就知道,她躁动的心又开始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,到时候,他便以巡视为名,到时候,把她也给当上,当然,是她自己非要跟着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,再发生这么一幕,这就足够把罪都给定死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的惨案,接下来,也是很让人不知道该说它是巧合,还是不巧合地恰恰发生了在这一年秋收。

    秋收以后,自然,就需要大量用到碾硙。

    而夭夭,自然也是将自己的蛮不讲理,运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明明是她自己非要凑过去的,结果被砸到了,还要把账都算到了僧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这对于辰都的富僧来说,简直是一场无妄之灾,而且更为关键的是,打击面十分广,以后不管是哪里的僧人,都从此没了特权。

    一些富僧虽然想翻案,至少,不认为罚的如此的重。

    但朝中大臣对于这一点却又是知道的,陛下那是把皇后当宝贝来看的,你如今把皇后的脚趾头给砸到了,那没有拉你们方丈出来杀头,都已实属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些聪明人明白,陛下可能不过是借机打击佛教、打击这些富僧罢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当天亲眼所见,皇后的鞋尖真的渗出了血迹,他们甚至都要怀...  都要怀疑,陛下与皇后是不是合谋串通的。

    之后……

    夭夭便不得不暂时在辰都皇宫修养,而且,还真的给自己被砸伤的脚趾包裹上纱布。

    再后面……

    更是请来大大小小附近所有名医,让他们商量治疗之法。

    只可惜!

    这些名医在看过照片后,都摇了摇头,好家伙,都砸成那样了,还怎么可能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这就跟你断了一条手臂,那还能接回去吗。

    显然是不可能的嘛。

    即便很幸运,让你真接回去了,那肯定也会留有疤痕。

    结果便是李承乾大怒,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,那不过夭夭在网上找的美脚图片,再经过她精心的ps搞出来的罢了。

    真实情况,却是哪里有被砸到,而且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恐怖。

    而在看过了照片,再看夭夭的脚趾后,李承乾便更是抓着她的脚,足足把玩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诶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,感觉李承乾越来越变态了。

    不过,其实她对自己的脚趾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富僧惨遭打击,自然,一些僧人便也会找自己关系不错的官员,希望能够来到李承乾这里来求情。

    然而,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却也是。

    本朝官员的收入实在是太低了,对于这种依靠水碾来获取暴利的富僧,的确就该严厉打击。

    估计,官员们心中也是在偷笑的。

    即便有一些真的信佛的官员,在高僧来希望通过他进行求情的时候,官员也是表示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在陛下心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更别说,这一次皇后的脚趾被砸,还有可能会导致破相。

    然后高僧也是表示,自己说不定能治好。

    但对面的官员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苦海大师你的本领我是知道的,但是,你能确保你真的能够治好得完好如初么,若是本官为你引荐,而最后你却办不到,到时候陛下一旦怪罪下来,反倒是连同本官,也会一同遭殃。此时,正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而且,若是无法完好如初,那到时候就不单单只是让大师您不能在水边设碾硙那么简单,而可能是欺君杀头了。”

    苦海这一犹豫,因为说实话,他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。

    虽说出家人,也学医,而且还有著名的四百四病,但谁能保证真的治得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是不死心,向官员打听如今是谁在负责医治。

    估计是希望能够从中得知一些情况,以好有个初步的判断。

    不过在向进过宫的医者了解过情况后,却是更加没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因为一个那样说还好,然而十多二十个都那么说,那证明,就更是没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可惜他也没有多少治疗脚趾受伤的案例。

    其实削弱僧人的特权是渐进的,首先是不能造碾硙,所以僧人觉得还不算什么,然后才是吃素、交税,不干活的不给吃饭,最后不得参与土地买卖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这僧人便是这样被一步步温水煮青蛙、煮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最后皇后的脚伤那是谁治好的,自然是皇后自己。

    原话是尔等废物,本宫自己来。